地方资讯
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资讯 >
中国医药子公司受罚背后:生产销售劣药 虚开发
更新时间:2022-01-13

  子公司有的被行政处罚、有的卷入民间借贷纠纷,中国医药下属子公司为何问题频出?

  2021年12月31日,中国医药(600056.SH)发布公告称,下属子公司海南通用康力制药有限公司(简称“通用康力”)因生产销售劣药注射用奥扎格雷钠被海南省药品监督管理局(简称“海南药监局”)行政处罚,被没收涉案注射用奥扎格雷钠、没收违法所得,以及罚款约433万元。

  记者从企查查软件获悉,中国医药下属子公司频繁被行政处罚,其中沈阳铸盈药业有限公司(简称“沈阳铸盈”)同样因销售劣药被行政处罚。

  中国医药除了有下属子公司屡被行政处罚,还另有子公司卷入民间借贷纠纷。据中国医药披露,公司持70%股权的河北通用医药有限公司(简称“河北通用”)及河北通用下属全资子公司邯郸通用医药有限公司(简称“邯郸通用”)作为被告卷入民间借贷纠纷,涉案金额为6.8亿元。

  根据中国医药公告,通用康力生产了两批次注射用奥扎格雷钠(批号:21911021、21911022),经海南省药品检验所抽样、上海市食品药品检验所检验,这两批次药品的[可见异物]项目均不符合规定。

  另据海南省食品药品行政处罚案件信息公开网,通用康力主要违法事实为“当事人生产销售劣药注射用奥扎格雷钠”,2021年12月21日被海南药监局行政处罚。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一款规定,海南药监局没收了涉案注射用奥扎格雷钠24744瓶(其中21911021批次11168瓶,21911022批次13576瓶),并没收通用康力违法所得约23.7万元,还对通用康力处货值金额14倍罚款约433.5万元。上述罚没款合计457万元。

  事件发生后,通用康力及时采取相关控制措施,并主动召回了相关药品,还收集了不良反应报告,截止公告发布期,通用康力未收到相关批次产品的严重不良反应报告的反馈。

  对于上述事件影响,中国医药在公告中指出,通用康力被罚没款金额将影响公司2021年净利润,具体数据最终以年度审计会计师出具的审计报告为准,并补充表示本次处罚未对公司生产经营情况造成实质性影响。

  记者注意到,中国医药子公司因销售劣药被行政处罚的情况并不鲜见,其直接控股60%的子公司沈阳铸盈同样如此。企查查软件显示,在2020年2月沈阳铸盈因销售劣药被沈阳市和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

  除了因销售劣药被行政处罚以外,中国医药下属子公司还因为偷税、未按照规定期限办理纳税申报和报送纳税资料等被行政处罚。

  以中国医药子公司中国医药黑龙江有限公司(简称“中国医药黑龙江”)为例,企查查软件显示,2021年6月17日该公司因偷税被行政处罚。

  具体来看,中国医药黑龙江取得的开票日期为2017年1月13日、开票方深圳市卓恒达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价税合计约24.6万元的增值税普通发票已被深圳市税务局第二稽查局证实为虚开发票。

  记者了解到,中国医药黑龙江已将上述发票计入销售费用在企业所得税税前列支并扣除,而且在限期内未能补开、换开符合规定的发票,该公司进行虚假的纳税申报造成少缴税款的行为已构成偷税。

  事情还要追溯于2013年,彼时方圆凯丰投资有限公司(简称“方圆凯丰”)向中国医药子公司河北通用及河北通用全资子公司邯郸通用提供借款。在2013-2018年期间,河北通用及邯郸通用陆续向方圆凯丰借款,这些借款于2018年12月31日到期后,河北通用、邯郸通用均未与方圆凯丰续签借款合同。

  2020年8月,方圆凯丰将其对河北通用和邯郸通用的债权转让给自然人贾翠棉,并要求河北通用以及邯郸通用向贾翠棉还款。

  企查查软件显示,方圆凯丰曾是河北通用股东,该公司法定代表人系王一兵,截至目前王一兵仍持有河北通用30%股权并担任该公司副董事长。另据中国医药公告,上述原告贾翠棉是王一兵的前妻。

  由于河北通用和邯郸通用均未足额偿还借款本金及利息给贾翠棉,所以贾翠棉将两家公司分别告上法庭。记者了解到,两起民间借贷纠纷涉案金额约为6.8亿元。

  对于上述情况,中国医药在2021年4月14日的公告里透露,河北通用及邯郸通用分别收到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贾翠棉诉河北通用民间借贷纠纷案、贾翠棉诉邯郸通用民间借贷纠纷案的传票,两起案件分别于2021年4月13日及同年4月23日开庭。

  时至2021年7月9日、8月20日,中国医药分别发布上述两起诉讼进展,邯郸通用和邯郸通用均被法院要求偿还原告贾翠棉借款本金及利息。

  不过,邯郸通用和邯郸通用都对一审判决不服,并提起了上诉。其中,邯郸通用在上诉事由中提到,原审判决在对方圆凯丰和邯郸通用签订的借款合同效力方面的认定上,存在着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错误;对于债权转让行为的效力和债权是否达到了收回条件的认定上,原审判决存在着事实认定不清的问题;原审判决认定邯郸通用欠付贾翠棉本金和利息金额所依据的事实认定不清、适用法律错误。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披露诉讼不及时,中国医药任公司董事会秘书刘清源被上海证券交易所监管警示。

  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调查,河北通用及邯郸通用诉讼的发生,导致中国医药及下属公司发生的诉讼和仲裁事项涉案金额按连续12个月累计计算的原则,累计达到14.86亿元,占公司2019年度经审计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的16.52%。

  但中国医药早2021年1月31日时便收到了相关案件立案通知书和传票,并且当时连续12个月累计涉诉金额已达到临时公告披露标准,中国医药却没有及时予以披露,直至2021年4月14日才对累计诉讼和仲裁情况一并披露。